曝如何用艺术品股票赚大钱

假作真时真亦假,至纯天珠,无为有处有还无。不知怎的,最近一看到有关天津文交所艺术品份额交易的种种新闻,总是想到曹翁的这句诗。同时大胆揣测,如果有人在看罢艺术品股票暴涨背后存风险这类文章后仍能安心一笑,那这个人一定出自天津文交所本身。

事实上,市场起初对这个所谓的交易所成立的关注度很有限。原因是人们习惯了拍卖会,不知道这个市场怎么参与;而标的股票又非出自名家手笔,仅为津籍画家,吸引力也整体偏弱;又赶上第一批股票上市没两天就过春节,所谓“天时地利人和”一样儿没占。而真正让人们开始关注这个交易所的,恰恰是那份特别停牌公告。通过那个公告,文玩,人们第一次总结式地发现,这个市场的股票价格两个月内已经暴涨了1700%。通过媒体后来的报道,人们更多地知道了这个市场刚刚兴起,交易所平台在不断修护,交易法则在不断打补丁,而正是这些监管后置,又让一些投机性很强的人得到一个信号——天津文交所艺术品股票能赚大钱。因为政府监管后置,等监管层插手后,善本妥涣四敲炊嗔恕

就在人们有了这种想法之后,没过几天,第二批艺术品股票又停牌了一天;又没过几天,天津文交所就宣布,为确保市场平衡有序发展,即日起推迟开户业务,何时恢复通知。这就又给市场传递了一个信号——文交所开户难了。因此当天就有一家媒体做了一篇报道,称文交所一个账号都被炒上天了。而这两天文交所没再出什么新公告,但仍天天有人曝内幕,曝如何用艺术品股票赚大钱。这样的关注度,恐怕连天津文交所的公关公司都始料未及。

但不得不说,咱们都被它耍了。原因是这家交易所只是企业,与人们传统认识中的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有着本质的区别,不具有政府背景,也需要自负盈亏。所谓风险,所谓特别停牌,更所谓后来的推迟开户,种种做法,都是天津文交所——一家毫无政府背景、却有些“概念”的股份制企业引人注目、扩大影响的方式。如果真是如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证监会、文物局还有其他所谓相关机构都不对天津文交所负责,因为它仅仅是个企业,所以对它负责的只有工商局;也正因为它仅仅是个企业,媒体对它的关注度会回归到常态;还因为它仅仅是个企业,正打算参与的您,文玩,是否考虑过这将是一次风险系数超高的零和游戏,而您恰好是失去筹码的那一方呢?